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念天荒 > 第四十七章 争执

第四十七章 争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光阁中阁内,此时站满了三阁四殿中的同辈中人,这些人都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很想看一下究竟是谁如此大胆敢在元光阁放火。
  青凡一人站在场中央,默默低着头听候着元光阁主的发落。
  “你是叫青凡吧?”说话者正是元光阁住林郝,他坐在上位,紧皱双眉,显然他也想不明白那处房间内并无什么重要书籍,这弟子为何还要进入,并引发大火。
  “林师伯,这火来的诡异,我们赶到之时发现青凡师兄昏倒在地上,而在他的旁边,一卷破旧的卷轴不知何故自燃了起来......”关阳本想为青凡说句好话,但说到最后声音竟是逐渐消失,他无奈的看了眼青凡,内心颇为无解,“你说寻找个法诀竟然引起大火,而这焚毁的还是元光阁内的卷轴。”
  “自燃?你这小子挺会说话,你见过谁家的物品会自燃起火,难道你承天阁炼器所用的火都是自燃的不成?”林郝转头看向关阳,冷声道。
  “师父,这火来的蹊跷,定是这弟子身上携带着火源,不然怎会无故起火。”穆春在一旁琢磨了半天,眼见事情不好收拾,干脆先下手为强,先从其身搜索,看是否真有火源。
  林郝闻言大有深意看了一眼穆春,这一眼看的穆春浑身发冷,而仅从这瞬间,林郝便从穆春身上发现了疑点。“穆春向来不问琐事,人是懒了点,但其资质还是可以的,这次为何会......。”
  “木云师弟,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理。”林郝道。
  “如何处理?穆春不是说了吗,看他身上是否有什么物品。”木云细细观察着青凡的神情,但青凡站在那里一声不吭,倒像是做错了事情,欣然愿意接受任何惩罚一般,对此木云一时也无法理解。
  “谁都知道元光阁内的规定,但想来他不会不知道吧。”关阳心中直打鼓,好不容易遇见个资质绝佳的弟子,可以向人炫耀下自己的眼光极好,不想遇到这样的事情。
  穆春内心颇为满意这个效果,此刻他上前一步,道:“师父我来搜查他身上的物品,看是否真如弟子所说那般。”
  林郝深深看了一眼穆春,轻哼一声,道:“不用了。“他又对着青凡道:“青凡,你可愿将身上物件拿出来,以验证大家的猜测?”
  青凡闻言,微微抬头,其目中含有深深的悲伤。他早该猜得到的,他最后说的那些话的意思,只是在自己拒绝后,他竟然焚毁了他所寄身的古卷。
  难道自己给人带来的是悲伤吗?
  “阁......主,我身上并无什么火源,只有一些无用的物品,您若想看,我便拿出来就是。”青凡沙哑的说完此话,便伸手入怀拿出了其内的物品。
  一块紫色玉令,闪耀着微微紫光,吸引着众人的心。
  “紫玉令?怎会是紫玉令,莫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林郝露出惊容,不解的看向木云。
  四目相对,木云轻轻摇头,示意先看下去。
  “师兄,那是什么令牌,竟能发出紫光。”
  “你不是听林师伯说了吗,那是紫玉令。”
  “紫玉令是什么?”
  “我怎么知道,回去自己问师父。”
  “......。”
  青凡不管其他人的议论声,再次从怀中拿出一块蓝色玉令,静静托在手心,低头不语。
  “蓝月令?不可能,一人怎会身集两块玉令,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木云一眼看向那蓝色令牌,神色吃惊不已,转头看向林郝,毕竟他才是元光阁主。
  而面对木云的目光,林郝也是疑惑不解,道:“你可是紫极殿弟子?”
  青凡闻言,微微张口,道:“师兄乃是南宫羽。”
  “这么说你是紫极殿的人了。”木云道。
  “你怎会怀有两块玉令?说实话,因为这玉令只有为仙华作出极大贡献才会被师门赐下,同时它不但代表了一个人的荣耀,藉此还可以进入无极洞内参悟本派至高仙诀。”木云再次道。
  “弟子答应了人,不能说。”青凡道。
  “师弟,这玉令不是假的,能拥有此物,而且还是两块,他的话我们也不要怀疑。”林郝道。
  闻言木云深深看了一眼林郝,顿时了然于心。
  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我听说你们元光阁内有人纵火焚毁了书卷,此事可为真?”来人扫视了一眼现场的气氛,旋即又将目光放在了青凡双手中的两块玉令之上。
  “何长老,你不在静心堂,怎么屈居师弟的元光阁了。”林郝站起身拱手道。
  “两块玉令?呵,这是哪一殿弟子,竟能拥有两块玉令。”何长老并没有搭理林郝,而是冷冷看着青凡手中的两块玉令,显然纵火焚书的事情在他心中远没有这玉令的价值高。
  青凡不语,默默低头,其目中含有一丝惆怅。
  木云看着双飞僵持的局面,展颜笑道:“何师兄,焚毁的只是一卷毫无价值的卷轴罢了,既是毫无价值,我们元光阁也不打算深究了。”
  “毫无价值吗?”何长老冷冷道。
  林郝点头道:的确是一卷无用的卷轴,其上只有一个一字,已经被封尘了数百年,不想今天因一场意外,毁去了。”
  “意外?我看这名弟子很不简单哪,不但敢将元光阁珍藏的典籍焚毁,还能拥有两块玉令。”
  青凡开口道:“诸位前辈,那卷......那古卷焚毁一事,弟子愿一人承担后果。”
  林郝摆手道:“既是一卷无用的卷轴,毁了也就毁了,你无需记挂在心上。”
  “师弟,你这元光阁主倒是放得开!这样吧,你将一块玉令交付元光阁此事就罢了。”何长老道。
  “我说师兄啊,这哪里的长老,面子好大啊,林师叔都不再追究了,这老东西还一直咬着不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