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念天荒 > 第四章 夜问魔踪

第四章 夜问魔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夜,一盏明亮的灯火在书桌前晃动着,道衡真人看着手中的书,偶尔面对着房中的黑暗叹息。
  咚咚。。房外传来询问声:“师兄可在。”
  “是苍澜师弟吧,进来吧。”浑厚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沉重自房内传出。
  苍澜真人开门而入,走向前来,看着坐在那里的师兄道:“师兄传我来此,为了何事?”
  道衡真人叹道:“于我仙华派下发生此等灾劫,自是免不了其它门派前来询问,师弟对此事有何看法。”
  苍澜沉思片刻道:“师兄,关于此事,我也斟酌过,天降雷劫,凡人之力自是无力干预,若真要问个因由。或许是哪位前辈举霞飞升仙界也无不可,毕竟在这云青山脉间,隐藏着我等不知道的前辈高人也说不定。也或许是魔教中人潜伏在那里,无意中引来的黑紫雷劫。”
  道衡真人闻言沉思道:“这两种原因无论哪一种,都是间接覆灭了一村人的性命,此事我等竟是毫不知情,任由天灾降下。致使无辜之人丧命在雷劫之下,我道衡自是难辞其咎。”
  苍澜真人沉默,仙华派一向以正道自居。斩妖除魔,安定人间。今次发生的劫难实是出人意料,若是有人来询问,怕是也说不出原因。毕竟这原因,让人信服度太低了。
  苍澜斟酌道:“师兄不必太过忧心,此事既已发生,如若有人前来询问,师弟实话实说便是。
  道衡真人点头,从桌子上拿起一封信道:“师弟,这信乃是红叶谷的云渐封写来的,你也来看一下。”
  苍澜皱眉,红叶谷虽位于正道三大派之一,只是自从百年前的正魔大战之后红叶谷损失极重,就连谷主也在那一战中丧命。与其余门派自是甚少往来。只是这一次为何会传信仙华派。
  苍澜真人上前拿起信函,打开之后观看着上面的内容。越看越是吃惊。看完之后抬起头道:“师兄,这上面说的是真的?”
  道衡真人沉默点头。若是信函事件为真,那仙华派山下发生的事情自是无法比较。
  苍澜皱眉问道:“这云渐封怎会追查到黑魔教的踪迹,百年前的正魔大战,黑魔教虽被正道以强横之力镇压,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定会有不甘心的魔教妖人再次重整旗鼓,与我正道争锋。而我仙华派,作为整个正道的领袖,自是被魔教首屈一指,红叶谷怎会将这消息告知我们?”
  作为正道而言,红叶谷虽同属正道,但在行事作风上,与正道差距太大。他们无不想统一正道,成为正道领袖。奈何仙华派实力太大,他们始终没有机会。而这次竟会写信通知,甚是蹊跷。
  道衡真人面无表情道:“这事应是真的,自从百年前他们的谷主在那一战死后,云渐封便发誓为他师父报仇,只是这百年间黑魔教始终没有踪迹,这也让我仙华派得到了最好时机,在这百年间收纳奇才,更让我仙华派的实力再次上升。
  苍澜真人点头。道衡真人继续道:“如今黑魔教再次现身修仙界,自是免不了其余门派的注意。我们也需等待时机。至于后事,等周晨带回消息再做决定。”
  苍澜惊道:“周晨师侄?他现在......”
  道衡真人摆手道:“无妨事,我们等着就是。你将那个山村的孩子送至哪里了?”
  “这。。”苍澜显然不知从何说起。
  道衡真人皱眉,带着疑惑的神情,抬头看向苍澜,不解道:“怎么,师弟果真没有收他为徒?”
  苍澜面对着道衡真人的眼神,无奈一笑,道:“师兄,我将他安置在了后山。”
  “后山?祖师祠堂?”道衡真人饱含深意问道。
  苍澜真人无声点头。“这个决定,不知是对是错。但是那个孩子,身世确实可怜,他想要一处安静之地,我便将他安置在祖师祠堂,为历代掌教“守灵。”
  道衡真人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对苍澜道:“师弟,魔教的事情你已知晓,这事情你便安排吧。”
  苍澜道:“是,师兄。若无事我先回去了。”
  “恩。”
  随着房门被关上,道衡真人坐在那里默默的笑道:“祖师祠堂?呵呵,这倒是有意思。”
  青凡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回想发生的一切,宛如一场大梦。起身穿好衣服,走出房门。不远的主堂内灯火依旧明亮,他知道师父一定还在祠堂内为灵牌擦拭。他很想去帮忙,只是师父交代并不需要他与师兄前去,甚至不许他们踏进祠堂内半步。对此,青凡问过南宫羽,但南宫羽也说不出理由。
  微风浮动,房后的小溪边传来响声,青凡转过房屋,看向不远处的小溪旁。只见南宫羽周身环绕着紫色的霞光,长剑如虹潇洒自如。一道剑气呈半月形凝聚而出,长剑划动,溪水随之荡漾。
  青凡看的目瞪口呆,内心暗叹。“这就是剑气吧,师兄真是厉害。”
  南宫羽察觉到青凡在那边喊道:“小师弟,过来吧。”
  青凡走向前来,看着自己的师兄,笑道:“师兄,你真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剑气呢?”
  南宫羽坐在小溪旁,看着青凡,淡然一笑道:“这都不算啥。小师弟,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青凡闻言抬头看了下满天的繁星,道:“我睡不着,起来看看月亮。”
  “月亮?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在这里好几年,每次睡不着的时候就在这溪边练剑。”南宫羽抬头看了下星空。
  青凡道:“师兄每晚都是一个人吗?那师父怎么教导你修行的事情。”
  南宫羽摇头一笑,道:“我的修为都是我爹交的,师父也只是在我遇到困境时才指点一二。呵呵,算来你这小子还真是运气好,没想到刚来这里就让师父收你为徒。做师兄的可没你这么幸运啊!”
  青凡不解道:“师父没有收你为徒,那你还?”
  “这有什么,再说了我也没拜过师,而且教我修习道法的又是我爹我娘,他们自然不会让我叫他们师父的。”
  “你爹你娘?”青凡摸了摸头,还是没搞明白这关系。
  南宫羽见青凡不明白又道:“其实我是在十岁那年跟我老爹“吵了一架”,才堵气跑到这后山来的,在这里遇见了打扫这里的那位前辈,他也不介意我在这里,所以我干脆就直接住在这里了。”
  青凡瞪着眼睛,惊道:“那你爹娘肯定很担心吧。”
  南宫羽冷哼一声,不满道:“那是当然。虽然我知道爹娘让我修习仙术道法是为了让我修为更上一层楼,但是我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为此,我跟老爹打赌,三年一下山,接受他的考验。若是通过了,他再也不能强行让我****不愿意的事情。
  青凡无语,这个师兄还真是特别,跟自己的爹娘打赌。不过细细一想也就释然,强迫自己不愿意的,还不如放开心胸接纳自己喜欢的。
  南宫羽一看青凡的表情,呵呵笑道:“怎么了师弟,你是不是也同情我啊?没关系,我下山两次,不照样通过了考验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