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盲点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想怎样?
  
      阿姨扶着她重新坐下来,乔芒像失了所有的力气,她垂着头,心里堵着一口气,“你有你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你不曾经历过我的生活,你怎么会了解我的心情呢?”
  
      和你结婚,我付出了一生的孤勇。我以为我可以,可是我错估了自己……
  
      站在秦家,陌生的面庞,冷漠的氛围,我手足无措,彷徨不安。
  
      当我知道你的父亲对我家做过的事,我恨,可是我又心疼。
  
      如果我们之间只是寻常的关系那该多好,我倾尽一生去报复也不会有内疚感,可是,那是你的家啊……
  
      我犹豫过,可是午夜梦回,我梦到我妈妈……
  
      对不起,我只能这样选择。
  
      这件事是谁的错呢?
  
      乔芒去见傅言川,傅言川把事情一一和她说清楚。“秦实这次怕是很难度过这关了,就是能度过,也将损失惨重。”他没有说,秦泽远最近在各种走动关系,他那样的人,也是为难他了。
  
      为了筹资金,不得放下身段不去应酬,应付不同人士。昨晚上,他还在酒店遇见了他了,喝了不少酒。
  
      乔芒面色幽幽,“傅先生,你觉得我做的对吗?”
  
      傅言川默了一下,“我知道如果你不这么做,你这一辈子都会不安,心怀愧疚。那么现在,你应该做的是坦然接受这一切,处理好你和秦泽远的关系。”
  
      乔芒凉凉地勾了勾嘴角,她和秦泽远啊,怕是要走到尽头了。她不自觉地抚了抚肚子,如果不是她现在有了孩子,牵绊了他,如果他早就和她摊牌了。
  
      这些日子,他每日早出晚归,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自从那晚上,他们已经没有再说一句话了。
  
      乔芒呼了一口气,“秦志国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好。”秦志国那样的人,一辈子运筹帷幄,秦实在他手上已经发展到最顶峰了,效益翻了几倍。没想到却翻了这么一个大跟头,对他来说打击太大。
  
      乔芒只得安慰自己,“我妈妈去世前瘦的只有骨头了。”只有这么想,她才能安心,才能不那么自责。
  
      “你也别多想了。”傅言川拿出一张卡,“这里有一笔钱,你拿着。”
  
      “不,我不能要。”乔芒的手像被开水烫了。
  
      傅言川看着她,“你要为以后的生活想想,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难道你还要像以前一样生活吗?你舍得孩子吗?还要你弟弟以后上大学也要用钱。”
  
      “可我不能要这钱。”她的脸色僵住了。
  
      “你不要误会。这钱是你在成峰工作应得的,上次实验研发,是你提出了新的办法,你帮我省的钱可不止这点。这和秦实的事没有关系。”傅言川一字一句。大概他也是心疼她吧,毕竟她还年轻。
  
      下午三点多,傅言川来到景色酒吧。
  
      景诚正在二楼,他推开门,“在忙什么?”
  
      景诚放下手中的东西,“朋友推荐了一个葡萄酒酒庄。”他看了看腕表,“这个时间,你不去接苹果吗?”
  
      “她今天下午有手工课。我来是想告诉你,那张卡我已经给乔芒了。”
  
      “她收了吗?”
  
      “收了。”傅言川站在一旁,目光扫过木架上琳琅满目的小东西。
  
      “说了就好。”景诚沉声说道。
  
      “你在担心什么?”
  
      “景诚扯了扯嘴角,“你觉得她和秦泽远会怎样?”
  
      傅言川耸耸肩,“这可说不准。”
  
      景诚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他们会分手的。”
  
      傅言川有些讶然,“乔芒和你说了?”转念一想,乔芒是不会和他说这些的。
  
      景诚从一旁抽屉拿出一张照片。
  
      “这是谁?”照片中是个男人,穿着黑色陈旧的棉大衣,侧着脸,看不清长相。背景有些空旷,像是在西北。
  
      “乔芒她爸。”景诚说道。
  
      “找到了?”傅言川惊叹,“这是在哪?”
  
      “银川,挖矿呢。”景诚烦躁,前些日子,朋友打探到消息刚把照片发给他。你说他现在到底要不要和乔芒说呢。
  
      傅言川拍拍他的肩,“人活着就好,这事就看乔芒了。”
  
      景诚心里觉得乔之用挺不负责任的,这么多年,远走他乡,也不管乔芒和乔荀。难怪乔芒不提她爸呢。
  
      傅言川看看时间,“我得去接女儿了,改日再聊。”
  
      秦泽远已经又和银行那边的负责人见了面,终于说服了他们贷款事宜。刚出来就收到母亲的电话,“泽远,你快到医院来,你爸他——不行了。”
  
      秦泽远大脑突然一阵不空白,双脚失去了行走的能力。他匆匆赶到医院,秦家人都守在门口,脸色阴郁。
  
      秦老爷子拄着拐杖,双目失神。他刚刚过完九十岁生日,现在就要看着自己的儿子先自己而去。
  
      秦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一旁的检测机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爸——”秦泽远屈膝跪下来。
  
      秦母摸着眼角,“志国,泽远来了,你醒醒——”
  
      秦志国缓缓睁开眼,看到秦泽远,他轻轻扯了扯嘴角,“泽远,你来了啊。”
  
      “爸——”他哽塞,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也许是人之将死,秦志国也想开了很多事,却只字不提乔芒。“可惜了,我看不到航航的出生。”
  
      “不会的,您会好的。”秦泽远红的眼说道。
  
      秦志国眨眨眼,“以后好好教育航航。”
  
      “我会的。”秦泽远定定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