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盲点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乔芒笑了一下,“外面怎么样了?”
  
      “客人差不多都来了。”秦泽远回道。
  
      乔芒默了一下,“我们出去吧。”总不能一直带在这里。
  
      秦泽远微微伸出胳膊,做了一个让他挽着的手势。乔芒精致走到了门边,她回头,“怎么了?你不出去?”
  
      秦泽远一脸的挫败,迈开长腿大步走到她的身边,“走吧。”
  
      两人一到大厅,就迎来了不少打量的目光,众人纷纷猜测乔芒的身份。
  
      季一言和母亲坐在一起。季母打量了乔芒几眼,“是她啊。”
  
      季一言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一言不发。
  
      秦泽远又被叫走了,乔芒独自坐在那儿。秦母和几位女士说笑着。
  
      “这是泽远的小女朋友吗?”
  
      秦母尴尬,面色一顿,迟疑了几秒,不知道该怎么介绍乔芒的身份。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气氛却有些怪异。
  
      乔芒恍然对那几位女士笑了笑,“伯母,我是泽远的同学。”
  
      “啊,是同学啊。”也就是女朋友了,那几人纷纷说道,“阿惠,我看你要请我们喝喜酒了。”
  
      秦母干干地扯了扯嘴角,“会的,你们放心好了。”她看了一眼乔芒,没再多说什么。
  
      等那些人都走了。季一言和季母才过来。
  
      “恭喜恭喜了,泽远结婚也不请我们喝喜酒。”季母故意刺着秦母。
  
      “你说的哪里的话,我们两家的关系我需要这样吗?乔芒你陪一言去走走吧。”
  
      秦母是一肚子苦水,她拉着季母的手,“你说我要怎么办?泽远现在根本就不听我的。”
  
      “木已成舟。”季母感慨道。
  
      秦母叹息一声,“我只是遗憾,当初我们的约定都成了泡影。”
  
      季母看着女儿的身影,心里也满是无奈。泽远和一言曾是人人眼中的金童玉女,谁想到半途杀出一个乔芒。
  
      安静的走廊上,地毯柔软,踩在上面一点声响都没有。
  
      季一言和她走到窗边,前方的大楼挡住了阳光。
  
      “伤口恢复的怎么样了?”
  
      “已经结痂了。”乔芒心里有话,“季医生,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季一言点点头。
  
      “秦家和乔之用之间的事你知道多少?”乔芒直视她的眼睛,似要探寻什么。
  
      “我只是听说,具体的事我不清楚。”
  
      乔芒绷着脸,“你有没有想过我就是乔之用的女儿?”
  
      季一言瞪大了眼睛,“乔芒?”她低呼。
  
      “季医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那些事,既然你说了,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知道的?”
  
      她的脸上瞬间就变了,不过很快冷静下来,“我不清楚。”
  
      乔芒勾了勾嘴角,“你喜欢泽远吧。”轻轻的话语却不是疑问。她早该看出来的。
  
      季一言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眸子渐渐阴冷。“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会和他结婚的。这是我们两家人的希望。”
  
      乔芒怔楞了一瞬,“原来是这样。”
  
      “乔芒,你打断了一切。”如果不是你,现在谁也不用苦恼。
  
      晚宴开始了,笑语满堂,乔芒置身其中,突然感觉自己是个冒失的闯入者,格格不入,心底有个疯狂的念头,她不属于这里,她要离开这里。
  
      在人群中,她看到景父,隔着两桌的距离。乔芒几乎没有吃什么,她一直注意着景父。景父离开餐桌时,她立马也离开了。
  
      悠长的走廊,乔芒站在洗手间门口,灯影幽暗,她拧着眉毛。
  
      过了一会儿,景父从洗手间出来。
  
      “景叔——”乔芒喊道。
  
      景父看着她,“芒芒啊——呵呵呵,好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啊?”
  
      乔芒握紧了拳头,“景叔,我有事想问您。”
  
      景父看着她和乔之用相似的眉眼,他晃了一下神,“小诚回来和我说过了。”他往前走着。
  
      乔芒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沉沉地往前走去,走到走廊尽头停下来。
  
      “景叔,我爸当年的事和秦家有关是不是?”乔芒终于问出来了。
  
      窗外夜色浓的如同染了墨一般,凄凉黯淡。
  
      “芒芒啊,我听说你和泽远结婚了。”
  
      “是的。”乔芒吐了两个字,心里凉凉的。
  
      景父深深吁了一口气,“过去的事既然都过去了,你又何必要知道呢。我想你爸妈希望你和乔荀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乔芒的鼻尖酸酸的,“景叔——”她的双眸渐渐模糊,“我家当时破产是秦家设计的吧?”心疼的无以复加。
  
      这几天,她把所有的事串起来,思前想后,她不想再骗自己了。
  
      景父抬手拍拍她的肩头,“芒芒,和泽远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想这些事了。”
  
      乔芒死死地咬着唇角,她怕自己会抑制不住地哭出来,指尖用力地掐着掌心。怎么可能不想呢?
  
      她的家没了……
  
      她的妈妈去世了……
  
      她卑微地过了这么多年,担心受怕。
  
      可是秦家呢?家庭和乐,幸福美满。窗外,烟火璀璨,五光十色,夜空中出现了“90”,她仰着头,声音满是苍凉,“我妈妈去世是还没有过46岁生日。”那么年轻,她都没有享受到含饴弄孙的生活。
  
      “乔荀十二岁生日时我们路过蛋糕店,他却对我说,他不爱吃蛋糕。您知道我那刻的心情吗?”她哽咽着,“景叔,我做不到。”
  
      “哎——”景父叹了一口气。
  
      窗外,烟花一束一束地盛放着,灿烂美好。
  
      乔芒眼前一片灰暗,眼泪无法抑制地落下来。她和秦泽远这份感情到底参杂了什么?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