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盲点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景诚到家的时候,景父正陪着小女儿玩,五十多岁的人,趴在地毯上,景琰嘴里喊着“驾——驾——马儿跑——”
  
      景诚冷笑地看着这一幕,人老了,心倒是越来越童真了。(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景父看到儿子,面子上挺尴尬的,一边哄着女儿,“琰琰啊,去念诗好不好?背诗给哥哥听。”
  
      “好。”景琰跑到景诚的腿边,“哥哥,我会背《静夜思》。”
  
      景诚对这个妹妹没有多大的耐心,可到底是个孩子,他敷衍了几句。
  
      景父看着兄妹俩的互动,眉眼直皱。景琰想要景诚抱抱她,景诚长臂一伸直接把她给挡在一旁,一脸嫌弃,景父看不下去了,“小诚,你以后也要做爸爸的。”
  
      景诚脸色淡淡的,“可景琰只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再说了,孩子也得看和谁生吧?他是典型的爱屋及乌的人。
  
      “你!”景父皱起了眉,把景琰叫过来,“琰琰,和阿姨去看动画片,爸爸和哥哥有话说。”
  
      景琰眨巴着眼睛望着景诚,“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琰琰一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景诚摸了一下小不点的头,头发这么少,竟然还扎了一个小辫子,可真是难为她了,再看看他爸的光头,他笑了。“去吧。”他落落地坐下来。
  
      景父倒了两杯茶,“尝尝,杭州茶园送来的。”
  
      景诚喝了一口,“也就那样。”
  
      “成天喝那些花花绿绿的酒,你懂什么。”景父越发觉得这个儿子不像自己,“说吧,来找我什么事?”
  
      景诚思量了一瞬,“爸,几年前乔叔那件事,你知道个中详情吗?”
  
      景父脸色一变,“无缘无故怎么提到这事了,很多年了,记不清了。”他意味深长道。
  
      景诚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我记得那时候乔叔来找过你。”
  
      “喔——是吗。”
  
      景诚冷笑,“乔叔出事,你参与了吗?”
  
      “胡说什么呢!”景父板着脸。“你从哪里听到的乱七八糟。”
  
      父子俩冷眼相对,气氛变得凛冽起来。景父知道小诚在试探他,“小诚,你到底想问什么?”
  
      景诚耸了耸肩头,“我只是确定一下你有没有参与设计乔叔。”
  
      “你就这么看我?”景父胸闷。
  
      景诚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那么秦家呢?秦叔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是合作者还是陷害者?”他的声音渐渐沉下来。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
  
      景诚嗤笑,“看来我没有猜错,在乔家的事上,秦叔确实做了不光彩的事。”
  
      “小诚,你知道这些做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乔之用早就不知所踪了。”
  
      “可是乔芒和乔荀都回来了,秦叔不会觉得内疚吗?”
  
      “这就是生意场,胜者为王。”
  
      “那您知不知道,乔芒和秦泽远已经结婚了。”他缓慢而心痛地说完。
  
      “什么?”景父一激动,杯中的茶水都洒出来了,“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不过转念一想,他便明白了。“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乔芒这孩子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景诚沉默了,眼底掩不住的落寞。如果可以阻止,他一定会阻止的。
  
      可是两个人的爱情,他阻止不了。
  
      “泽远也是,难道他不知道吗?”景父烦躁了,沉吟道,“老秦什么都不说,秦家到底打什么主意。乔芒要是知道了?这两人的婚姻还能走下去吗?”
  
      当年的事,秦家获得了最多的好处,可最后乔母客死异乡,乔芒辍学,这伤害又是谁的责任呢?
  
      “爸,乔芒想要见你。”
  
      景父脸一沉,“她都知道了?”
  
      景诚十指交握,“她应该不知道。”
  
      景父叹息一声,“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他微微垂下脸,脸色阴暗不明,“她经历的太多了。”如果知道真相,以她的性子和秦泽远之间必须会出现列横,更严重的是分手。
  
      景诚向来心高气傲,哪有他在乎的人和事啊。景父从他的脸上看出了疑惑,“小诚,你不会——”不会是喜欢乔芒吧。
  
      景诚双手捂住脸,掩住了他所有的悲伤。是啊,他喜欢乔芒,很多年了,可是都晚了。如果当初乔芒亲到的人是他,会不会现在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转眼秦家老爷子的九十大寿就要到了。
  
      秦母作为长媳凡事都亲力亲为,而乔芒也被她叫去,一连几天,她又要上班,又要应付秦母交代的事,忙的不可开交。
  
      天气渐冷,乔芒突然感冒了。
  
      秦泽远从公司回来,见她蔫蔫地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她的额角,“生病了?”
  
      乔芒太过困倦,唔了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