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盲点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窗帘随着风轻轻飘动着,阳光从窗外打进来病房里留下一道道斑驳的光影。乔芒的脸色有些模糊,她的手紧紧的揪着被子一角。
  
      难怪上一次,秦父会用那样的口气和她说话,其实他是知道她的身份了吧,他见她也是试探她,他千方百计让她离开秦实。
  
      乔芒松开了手,双手捂住脸,那么现在她该怎么办?她感到深深的无助,如同落在汪洋中。
  
      泽远,你是不是都知道了呢?
  
      乔芒迷茫了,墨黑的眸子似乎什么都看不见了。
  
      晚上,秦泽远下班,他和阿姨一起过来的。
  
      阿姨今天煲了鱼汤,新鲜的鲫鱼,味道很羡慕,可是乔芒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秦泽远望过来,“怎么了?不合胃口?”
  
      乔芒勾了勾嘴角,“不是,我不饿。”
  
      “护工说你中饭也没有怎么吃,晚上再不吃,能不饿吗?”秦泽远皱了皱眉。
  
      乔芒寻思着,他对她的好是出于爱呢?还是出于补偿呢?
  
      喔,不!
  
      父亲和秦家谁是谁非,她也不知道。
  
      阿姨问道,“芒芒,你想吃什么?明天我给你做。”
  
      乔芒挺喜欢阿姨的,做事很细心。“阿姨,不用那么麻烦了,您每天两地跑也挺辛苦的。”
  
      “没事,没事。”阿姨把餐盒收拾好。“对了,泽远,我听你妈妈说,她想让你们回去住。”
  
      秦泽远微微一愣。
  
      “芒芒现在受伤,你照顾不过来。你放心好了,你妈妈找你外公出来和老爷子谈了,你是秦家长孙,秦家的产业难道不给你。”
  
      乔芒倒是挺惊愕到了,回秦家住,那么不是更尴尬吗?不过她转念一想,却不动声色了。
  
      阿姨走后,乔芒开始犯困,不知道是不是撞了脑袋,她的身体似乎比以前虚弱了很多,特别容易犯困。
  
      秦泽远抽走她的书,“才八点又困了?”
  
      乔芒伸伸懒腰,“元气大伤,不知道有没有是十全大补丸。对了,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等伤口养好了。”秦泽远倾身看了眼她的伤口,伤口缝了针,有些恐怖。
  
      乔芒有些烦躁,“你明天给我买顶帽子吧,要不假发也行。”
  
      秦泽远点点头,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柔光,乔芒却不自然地撇过眼去,闷闷说道,“记得买好看一点。”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本来短发就不好看,现在还缺了一块,就像剪了毛的小狗。”
  
      乔芒咬咬牙,“喂,我是你老婆,有你这么说自己老婆的吗?”她瞪着眼,亦嗔亦怒。
  
      秦泽远嘴角泛着清浅的笑意,台灯的光线分外的柔和。
  
      第二天,秦泽远果然带来了一定帽子,黑色的礼帽,还有个大大的蝴蝶结,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幼稚。
  
      乔芒戴上帽子,左右看看,还不错,挺优雅的。秦泽远的眼光还不错吗。她问,“好看吗?”
  
      秦泽远替她调了一下帽子的位置,“还不错。”
  
      乔芒苦笑了一下,“医生说那块疤以后可能都长不出头发了。”
  
      秦泽远犹豫了一下,“没事,我不嫌弃你。”
  
      乔芒的声音略略低了几度,“说不定了。”
  
      秦泽远脸色一沉。
  
      她弯起嘴角,“和你开玩笑呢。”
  
      秦泽远现在手里有两家公司,一家网上药房,一家外贸公司,不过都挂在周跃民名下。两人为了公司花了不少心血。
  
      秦泽远在医院顺便去开了胃药,接到季一言打开的电话。“一言,什么事?”
  
      “泽远,惠姨给我打电话了。”季一言开门见山。
  
      秦泽远知道她要说什么,“我会和我妈说清楚,让她以后不要再去打扰你。”
  
      “泽远,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季一言急切地辩解道,“惠姨是关心你,她希望你们能回去住。”
  
      秦泽远被人撞了一下,手里的药落地,他弯腰捡起来,看到前方的人是乔荀,乔荀和一个女孩子,神色慌张。
  
      “搬回去这件事,我要尊重芒芒的意见。”他既然娶了她,那么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好她。“先不说了,我还有事。”
  
      “泽远——”季一言听着电话里传来忙音,她用力地捏着手机,目光落在桌上的体检报告上。
  
      乔芒,夜盲症患者,遗传性的。
  
      只是一眨眼,秦泽远就没有再看到乔荀的身影,这时候他应该在学校,怎么会来医院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突然涌上他的心头。
  
      等他回到病房,“乔荀来了吗?”
  
      乔芒抬起头,微微讶然,“他在学校,今天怎么会过来。你是忙糊涂了。”
  
      秦泽远抿着唇角,他淡淡地说道,“我记错了。”
  
      “你刚刚检查医生怎么说?”乔芒有些担心,昨晚半夜,他被胃疼弄得一夜没睡。
  
      “开了药,没什么事。”秦泽远眸子变得有几分深邃,他检查了她的伤口,给她上了药。“后天可以出院了。”
  
      乔芒激动突然动了一下,头猛地就撞到他的下巴。
  
      秦泽远一声闷哼。
  
      “有没有撞到?”乔芒紧张地摸着他的下巴,见他下巴都红了,她连忙揉着。
  
      秦泽远叹口气,“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以前读书时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莽撞。”
  
      乔芒砸砸嘴角,“我实在不想呆医院了,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就难受。”
  
      “医生要你留院观察自然有他的道理。”他拉下她的手。
  
      “可我没事了啊,你看我现在好着呢。”她的语速有些急切,“我们要回去住吗?”说道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秦泽远沉默了半晌,“你想回去吗?”
  
      乔芒没有说话。
  
      “回我们自己家。”
  
      话音一落,乔芒便给了他一个大拥抱,“万岁!”
  
      出院那天,天气晴好。乔芒换好衣服戴上帽子,又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拉下的东西。秦泽远今天有个会议,临时来不了,不过没有关系,她可以自己回去。
  
      护士把费用清单都给她,主治医生和她交代注意事项。
  
      “医生,我有时候还是会头疼?”
  
      “片子我们研究过了没有什么问题,也可能是你的心理问题,你平时不要老想着受伤,或许会好些。”
  
      “这些日子麻烦你们了。”
  
      “注意休息。”
  
      乔芒拎着包还没有走到门口,看到了迎面而来的人,她的脚步停滞了。
  
      秦母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她的肩头披着一件民族风披巾,衬着她的优雅,“乔芒,知道你今天出院,泽远有事我过来接你回来。”
  
      乔芒的话卡住了,“妈——”
  
      现在她看到秦家人心里莫名的有些别扭。
  
      “跟我回家吧,家里我都安排好了,你们结婚到现在也该回去了,马上爷爷90岁生日,乔芒,你觉得泽远还能和家里这么僵持着吗?”
  
      乔芒低下了头,她不语。
  
      “好了,回去好好说。”秦母向阿姨试了一个眼色,阿姨上前接过乔芒的包。
  
      乔芒咽了咽喉咙,“妈,我给泽远打个电话。”
  
      秦母的脸色突然一冷,“乔芒,难道你们结婚,我就要失去我的儿子吗?”
  
      乔芒的手缓缓放下,“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她顿了顿,“我们回去吧。”
  
      终于回到家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乔芒一路沉默踏进屋子后,她感到莫名的惶恐。
  
      秦母开口,“你们的房间在二楼,泽远之前住的房间,缺什么你们添置吧。”
  
      “好的,妈妈。”乔芒轻声应道。
  
      秦母坐到沙发上,“我听说你现在在成峰上班?”
  
      乔芒看着她,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成峰一直和我们家的竞争对手,你现在去成峰会不会不妥?”秦母慢慢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