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248章 草,这真是我妹妹!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扶苏站在门口,满脸沧桑。
  
  足足七天时间,他可算是赶来了!
  
  自从秦始皇让他编撰书册后,他就几乎没合过眼。每天是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可却偏偏没法下笔。西域的事,卓草也就顺嘴和他说过些许。而且都是胡吹的,他就是记得也没法成书。
  
  想到秦始皇那张充满威严与责怪的脸,扶苏二话不说就准备带人先跑路到北地郡。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也没有人比卓草更懂西域。结果,这档子事就让秦始皇所知晓。
  
  知道就知道,他还给出了个馊主意!让他把他妹妹嬴阴嫚顺路带去,就当给卓草暖被窝了。最好是让两人生米煮成熟饭,那他也能顺势把真相悉数告知于卓草,不必瞒的这么辛苦。
  
  “妹妹,待会记得勿要说漏嘴了。”
  
  扶苏瞥了眼身旁的嬴阴嫚,无奈叹气。
  
  秦始皇说咧,出了问题就是他的错!
  
  苍天啊!
  
  这不是在玩我吗?
  
  嬴阴嫚轻轻点头,头上还扎着玉笄。她已过及笄之年,年有十八。这些年来基本都是久居深宫,鲜少能走出宫外。她与扶苏的关系很是亲近,或许因为他们的母妃皆是出自楚国。
  
  她素来乖巧懂事,而且颇为聪颖,也算深得秦始皇的宠爱,为此还赐她阳滋公主的封号。嬴阴嫚毕竟有楚女血脉,细腰堪堪一握。皮肤不算多白,五官初看并不能让人感到惊艳,却相当的耐看。身高七尺多,有着两条大长腿。梳着简单的发髻,宛若邻家少女。
  
  其实,在宫中她就听说过关于卓草的事迹。都说他是秦国青年翘楚,名动天下。扶苏先前还带了些零嘴给她,都相当的独特可口,就是量比较少。
  
  作为公主,嬴阴嫚知晓她的使命。她注定要嫁给朝中勋贵,而且也轮不到她挑三拣四的。就是嫁给个四五十的老头,那她也得老老实实的。像她长姐嫁给三十来岁的李由,已经是相当的难得。
  
  当她听说可能会许配给卓草后,她整宿都没歇息。在后宫其实早就有议论,她与姐妹们也曾说过些闺中话,就是猜测谁能如此幸运许配给卓草。得知可能是自己后,她怎能不激动?
  
  更令她惊奇的是,她没想到素来威严的父皇竟会微行民间,还阴差阳错冒认为卓草的父亲?!
  
  昊天在上!
  
  这事若非扶苏亲口所说,她绝不会信!
  
  “皇兄,父皇不是素来很忙的吗?”
  
  “是啊。”
  
  “他经常去泾阳,怎么批阅奏书?”
  
  “我批……”
  
  “皇兄,你辛苦了!”
  
  ……
  
  扶苏嘴角抽了抽,差点委屈的抹眼泪。批阅奏书其实是小事,他先前也都干过。只是在泾阳他都得熬夜批,白天他还有别的事做,若是让卓草瞧见了也不好解释。日夜操劳,他觉得自己最起码能少活十年!
  
  好不容易等休了寒假,卓草也到北地担任护军都尉,他本来以为能好好休息会。还没等他舒坦两天,秦始皇立马就让他撰写大秦西域记。被逼无奈下,他只得不远千里跑北地郡来请教卓草。结果倒好,秦始皇又让他带嬴阴嫚来此。
  
  “诶,小苏?”
  
  终于,卓草徐徐走了出来。
  
  “小草!!!”
  
  “你说你来就来,你带什么……你啥都没带?”
  
  “……”扶苏面露尴尬,笑着道:“小草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趣。来,这位是吾妹,名为己阴嫚。”
  
  “你妹?!”
  
  “……”
  
  “阴嫚,见过卓君。”
  
  嬴阴嫚欠身作揖。
  
  别觉得奇怪,现在姓氏还未合流。而男子称氏,女子称姓。像苏荷就是苏氏己姓,早在商朝时期就有的古老姓氏。最出名的莫过于妲己,她就是己姓,只不过那时候女子的姓是要放在后面。
  
  妲己,褒姒,怀嬴,褒姒……她们的姓都在后面,名在前。不过,随着时代渐渐发展就没这规矩,女子的姓也能放在前面。只有些传承不断的古老世家,可能还保留这个传统。像寻常宗族没这么多规矩,不论男女皆是称氏。
  
  “这名挺好,和公主同名。”
  
  “咳咳!小草怎的知晓?!”
  
  扶苏顿时面露诧异,生怕让卓草发现不对。其实来的路上他偷了个懒,没给嬴阴嫚重新想个名。毕竟这位阳滋公主真不算多出名,就没出过宫,也没做出过什么事。就是在咸阳城内,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
  
  没成想,卓草竟然听说过?
  
  “偶然听李鹿提起过。”
  
  阳滋公主,这谁不知道?
  
  卓草打量着阴嫚,而后面露不解的看向苏荷,“你这千里迢迢的跑来北地郡作甚,还把你妹妹给带上了。咋地,大冬天的也来这旅游吗?”
  
  “能先进去不……”
  
  “对对对,先进来再说。”
  
  卓草亲切的拉着扶苏,径直往营寨里走。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正愁算账算的脑袋疼,苏荷就从泾阳千里迢迢的赶了过来。
  
  暖暖的,很贴心!
  
  嬴阴嫚满脑门的问号,不明所以的跟了进来。她自认为长得还算可以,结果卓草就瞥了她眼。反倒是对扶苏这么上心,看看这开心的模样。
  
  嘶……
  
  嬴阴嫚瞳孔猛地收缩。
  
  难道说……传言都是真的?!
  
  “小草,我此次来这有件事很重要。”
  
  “你先等等,我这的事更重要!”
  
  “额?”
  
  卓草指了指堆积如山的竹简,“看到这些没?”
  
  “无非是竹简,小草你听我说……”
  
  “停!你先听我说的!”
  
  “……”
  
  扶苏脸憋得通红。
  
  他是头次被人连续打断两次,心里头酝酿良久的话术瞬间是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想到自己有求于人,也只得叹气接受。
  
  “这些是关于北地大营的辎重簿册,进进出出的极为繁琐。上将军就把这些全交给我来核算,还说要在三天内就得交给他。咳咳咳……我身为护军都尉,自然义不容辞。哪怕我患病咳嗽咳死,我也得把这些卷宗全都批好!小苏,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装!
  
  你接着装!
  
  扶苏脸色铁青,与卓草相处这么长时间,他要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怎么混?卓草脸色比他还好,桌子旁边还有着羊腿骨头,一看就知道是才吃没多久。谁生了病,还有这么好的胃口?
  
  “我知道,小苏你不远千里而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找我。但是你也知道军令如山,这些竹简我不批完可不行。这两日我连觉都没睡,就为了早点批完。你的事,只能暂时先放一旁。”
  
  “啊?”
  
  卓彘站在旁边,挠了挠头。
  
  这些竹简不是刚搬过来的吗?
  
  而且,这两日卓草也休息的很好。每天都是睡到日晒三竿才起来,起来后到处转悠,然后下午接着再睡个午觉。就这半个月的时间,卓草最起码胖了两斤。
  
  “……”
  
  嬴阴嫚闻言也已明白,差点没笑出声。卓草可真是有趣,就如路上说的那样,总是能变着法子的利用别人做事。现在分明就是在装病,然后让扶苏帮他干活。
  
  “卓君,你不用说了。这些,我批了!”
  
  “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作为你的食客,总归要得帮忙出力。此次北伐未能跟着,就已是遭人非议。现在要是不帮忙,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他说的是实话。
  
  因为没跟着,秦始皇相当不满。卓草可是出了名的宝藏青年,随口说的些话就相当有价值。就指望着扶苏偷摸跟着,然后把这些事转告给秦始皇。结果倒好,扶苏却偏偏留在泾阳教书?
  
  知道这事的秦始皇,差点没把扶苏抽一顿。为此扶苏相当委屈,因为这事是卓草的意思。还说草堂离不开他,他务必得要留在草堂。结果倒好,最后错全都成他的了。秦始皇可说了,他要是办不好这些事,那以后就留在泾阳教书吧,也别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
  
  卓草旋即站起身来。
  
  舒坦!
  
  什么事都不用干,就有人上赶着帮忙。难怪人都想着出仕当官,没想到会这么轻松。只要把活随便甩给别人,就能美滋滋的享受,这不比干活来的强?
  
  “等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