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九章 老子是好人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鬼怪从来无心过,胆战心惊人吓人。
  跟修为没有关系,作为一个从来没斗过法的修者,遇事慌张在所难免,何况妺喜还是个根本上的弱女子,这一出,差点儿把她胆给吓破。
  当然,庆幸于一声叫喊,妺喜才反应过来这原来是个人。
  连忙唤来船夫,与其一道将那人给拉了上来,果见浑身满是脏污,腥臭难闻,熏得妺喜禁不住掩住了口鼻,反倒是船夫并没如何不适。
  常在水上走,遇见落难的人不出手搭救的话龙王爷会怪罪哩。
  “哎呦,你这汉子怎生弄得如此狼狈,又是怎么从水里钻出来的?”
  那船夫一路带着妺喜,真心是以为带了个仙女儿一样的人物,此番救上来个汉子,便忍不住出口打听其来路,别的不说,总得多加小心谨慎些,莫要中了一些水贼的套子。
  上来的汉子正将身上的脏污往水里丢个不停,听到船夫的问话,并不立马回话,而是胸口撑着船舷,将手和脑袋重新探入水中,好一番晃动后才再次坐回船舱。
  “唉,这样就舒服多了!”那汉子自顾自地说着话,用手将脸上、头发上的水渍抹了两把,然后才冲船夫回道:“兀那老汉不用心慌,老子不是贼人。刚才与人打架,打的兴起,不知不觉到了水上,老子水性不好,打完架后想回岸边却是有些费力。这不,还好看见了这个丫头长得好生漂亮,肯定心善,方来此求助,也好搭个便船!”
  汉子一脸的憨厚模样,话也说的信誓旦旦,但船夫却更紧张了两分:“你,你可别唬我,谁会来水上打架?莫非你真是给水贼探路的?我告诉你,船上什么都没有,你们别打坏主意!”
  说完又看向妺喜,道:“姑娘莫怕,老汉我撑了一辈子的船,年纪虽然大了,却也还有两把子力气,准叫贼人吃不了好,定能护你周全!”
  妺喜笑了,她是个修者,虽然从未与人斗过法,但怎么也是个入了玄级的高手,先前的一番景象,再结合方才汉子的话,哪怕难以置信,也不得不确定内心的猜测。
  船夫老汉自是个热心肠,只不过难免冲撞了高人,于是轻轻摇头,笑着示意船夫道:“船家好意,小女子心领了,但高人在侧,却是不可出言无状!”
  是了,修者脾气各异,碰上脾气好的还行,扯两句闲话也未尝不可;可碰上脾气不好的,动辄打杀了他们,却又上哪儿评理去?
  就先前的打斗来说,妺喜自认远不是此人的对手。
  如此想着,自己却施了一礼道:“云昙宗弟子,妺喜,见过这位前辈,前辈修为高深,战力高绝,让晚辈大开眼界!”
  先自报家门,想来在这济州地界,怕是没人胆敢无视云昙宗的弟子,做事说话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个儿能不能抗得过云昙婆婆的问责。这不是显摆,而是提醒对方自己不是毫无背景的。
  再说两句好听的,奉承两声,前辈高人怎么也不好与她这个晚辈发脾气不是?
  也是妺喜头次独自出门小心谨慎,但更多的是怕船家老汉将汉子误认作贼人而惹其不喜,徒生事端。
  心思百转间,礼多人不怪嘛。
  温声侬语,最是沁人心脾,就算再坏的脾气听到这声音都不会生出火气来。
  那汉子果然一愣,继而道:“你这丫头竟是云昙宗门下,老子不仔细看还真差点儿看走眼了!唔,法力充盈,灵气内隐,已是步了玄级,算得上个不大不小的高手了。我问你,云昙那老娘们儿是你什么人?”
  听汉子果然没生气,妺喜心下宽慰不少,只是听其语气似乎并不是太在意她的出身,甚至对于云昙婆婆也并无敬重,于是皱着眉头,郑重回道:“云昙婆婆正是家师,晚辈便是其关门弟子!”
  “哦,怪不得年纪轻轻能有这么身修为,原来是云昙那老娘们儿的徒弟。她教徒弟本事一般,一堆徒弟里也就那个叫云想容的还成,其他的也就泛泛,十几年前多死于妖魔手中。”汉子眯着眼瞥了妺喜一下,接着说道:“不知道你能活多久,你们云昙宗还能坚持多久!”
  “前辈!”妺喜愤然起身,凝眉道:“云昙婆婆对晚辈恩重如山,还请前辈莫要逞一时口舌之快!”
  别的妺喜可以不在意,甚至装聋作哑,但这汉子嘴里对云昙婆婆一而再地不敬,让她这个关门弟子怎么忍得了?
  汉子拧了拧眉头,摊手道:“我这么说怎么了,老子就算是当面叫她老娘们儿也没见她生气过!”
  对上这么号浑人,妺喜实在恼怒的很,兴起时自称“老子”就算了,还坦言对云昙婆婆的不敬,嚣张的紧。
  自家师父能忍得了被胡乱称呼,那叫德高望重,可不是忍气吞声!
  “前辈口下无德,还请赐教!”哪怕深知不敌也不能任由其侮辱师父名讳,当下持箫运力,声出呜呜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