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五章 雪英堡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如果说青州是天下粮仓,到处鸟语花香,那么冰州就算得上是贫瘠至极,人烟罕至了。
  冰州又被称作冰原极地,这里到处都是冰雪,人们住的是冰屋,喝的是雪水,幸好冰州临近无尽冰海,冰州州府时常组织部分府军与渔民一道出海捕捞海货,并以极低的的价格出售给冰州百姓,不然冰州的百姓只能靠少量的极地牦牛当做食物了。
  好在冰州虽大,但人口极少,加之常以冰州特有的药材及矿石与其他各大洲交换资源,冰州的百姓也算是生活的安安稳稳。
  青州有十八大城,九座小城,城辖下村镇无数。而冰州没有城,只有数不尽的冰屋分散遍布,由州府、雪英堡、冰剑门三大势力统辖,三者中又以州府为首,多少年来相安无事。
  其中雪英堡依山而建,占地千亩,堡中大大小小建筑百余座,皆由山石凿砌而成。堡内外门弟子近千人,内门弟子也有上百人,更别说还有依照五州惯例驻扎在此的数千州府军兵,规模之大,实为天下一等一的宗门。
  孙英是雪英堡的外门弟子,今日他轮值看守雪英堡大门,二十多岁的他终于触摸到了黄级的门槛,相信再磨砺两年定能成为黄级高手,成为内门弟子,届时手拿黄级神兵,背靠雪英堡,整个冰原上又能有几个敢拿自己不当回事?嘿嘿的笑着,连大门不远处走来两个黑色身影都没发现。
  “这位兄弟,劳烦通报一下贵堡主,说有故人来访。”其中一黑袍人说道。
  只是孙英仍沉浸在对未来的幻想中,丝毫没注意到眼前来了两个人,嘿嘿傻笑不停。
  “噗”一声轻响。
  刚开口说话的黑袍人刚要开口再说一遍,另一个黑袍人伸手如探囊取物般穿了孙英的胸膛,手臂收回时,枯树模样的掌心中多了一枚砰砰跳动的心脏。
  “这破地方把人脑袋都冻傻了,也就这颗心还是热乎乎的,小方子你尝尝?嗯?哼哼…”这人声音如划铁,说不出的难听。
  “方明不敢,还请老祖恕罪!”方明声音发颤,没想到与自己一路走来都不言不语的老祖竟如此恐怖。
  那个叫做老祖的黑袍人将手中心脏一口一口吃下,末了还不忘将手上的鲜血用四脚蛇般的舌头舔食干净,嘿然道:“嗯,热乎多了,就是这小子修为太低,吃起来味道一般般。小方子你可要继续好好修炼,不要浪费了噬心咒提升修为的效果。就是不知道被下了噬心咒的心脏味道如何,老祖我可是馋你很久了!哼哼…”
  方明把头垂得很低,浑身颤抖,姿态恭敬无比。
  “要老祖我说咱们直接进去见这雪英堡的堡主吧,老祖怕再耽搁下去,馋虫就要闹肚子喽。哼哼…”
  说完也没等方明答应不答应,直接提着他的肩膀向堡中最高的建筑掠去,而偌大的雪英堡来往巡视弟子众多,却无人发现他们,只留下一具尸体与两双脚印在大门处,其中一双脚印似鸡爪,却比鸡爪大了无数倍。
  雪英堡中最大最高的建筑就是雪英殿了,这里是堡主处理辖下政务之处,也是众门人弟子参拜议事之所。
  雪英殿大门高三丈,宽十米,两扇门由后山中坚比精铁的雪雾石整个凿制而成,通体洁白如玉,一扇刻各种雪兽冰禽活灵活现,一扇刻冰山冰海气势磅礴。
  正冲大门便是雪英堡堡主宝座,宝座与案几由一整块千年寒玉雕刻,造型古朴大气。宝座后面的墙壁上浮雕一只冰雪蛟龙,龙眼雪白无情,睥睨天下之气油然而生。
  而雪英堡堡主便在这冰雪蛟龙之前的宝座上处理雪英堡一切事项。
  雪英堡堡主方渐离老来得女,妻子却因难产去世,十多年来他都盼着能抽出些时间好好陪陪他的掌上明珠,可每日堡中繁忙的事项让他这个地级高阶的高手都有种说不出的疲累。还是羡慕青州啊,听说那里的宗派并不牵扯政务,能够安心修炼,据说还能游历天下,当真是潇洒的很,惹得他时常感叹如果有一天能带着爱女到其他州游玩一番就好了。
  埋头处理政务的他突然眉头一皱,对着空荡荡的大殿道:“阁下既然能无声无息闯入我雪英堡,应当不是无名之辈,何必藏头露尾,自降身价呢?”
  “哼哼…”率先回应的是两声重重的鼻音。
  “你这老小子修为倒是马马虎虎,虽然老祖我带着个人才被你发现,不过还是要夸奖你一句,在这方天地还能修炼到地级高阶的地步,难能可贵。哼哼…”老祖拎着方明一闪而出,似乎刚刚就站在殿下。
  来人说的轻松,却让方渐离心中升起了一股寒意,这股寒意连他这个地级高阶的高手都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明明感受到的是一个人,可是出现的是两个人,而且他清楚的察觉到自己刚刚感应到的是另一个人,而非这个自称老祖的。
  脑中不禁飞速衡量,这个自称老祖的若不是靠地级以上的神兵遮掩了自身气息,那就是此人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而自己本身就是地级高阶,如果修为比自己还高,那么最起码是地级巅峰,至于再往上的天级高手,他没考虑,也不敢考虑。
  “阁下修为高深,方某佩服至极,只是不知阁下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呢?”方渐离一边虚与委蛇,一边不动声色的将他的地级神兵寒魄珠唤出,悄然握在手里。
  老祖咧着嗓子干笑两声,道:“老祖我奉圣主口谕,想要送方堡主一场造化,方堡主意下如何?哼哼…”
  圣主?!十五年前不是已经……
  方渐离按下心中巨浪,且不说这自称老祖的人所言虚假,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之事决然无法善了。
  “敢问阁下,你口中的圣主是?”
  “轰”地一声,却原来是老祖挥挥衣袖将两扇巨大石门关上了。
  “你问圣主是谁?哈哈…”老祖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
  “圣主他老人家托我给你带一句话,他说你当年拿寒魄珠打他的那一下,至今还有些乌青。哼哼…”黑袍的帽子虽然遮住了脸,但听声音就能想象的到现在这老祖必然是冷笑不已。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方渐离竭力压制心中的惊骇,强自镇静道:“不知魔主他老人家打算送我一场什么造化?”妖魔的圣主自然就是魔主了。
  像是满意方渐离的表现,老祖缓声道:“圣主慈悲,打算让你加……好胆!”
  却是方渐离趁他心神松懈,手持寒魄珠突然靠近。
  催动寒魄珠施展大法术太费时间,小法术又起不到太大作用,不如与他近身交手探探虚实。
  方渐离算的精准,老祖话音未落,他已然到了跟前,却发现老祖身前站了一个人影,正是他一直忽略的那个被老祖拎来的人。
  不过这也无碍,与妖魔走在一起,不是妖魔同类,就是大奸大恶,一起受死了事!
  可挡在老祖身前的人掀起了头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让方渐离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脸。
  “我的好兄长,别来无恙?”那人说道。
  “方,明!”方渐离不得不撤身而回,看着方明咬牙切齿道。
  一样的中年面貌,一样的半尺长须,甚至连头发都是一样的灰白,若不是此时方明身边站着老祖,方渐离几乎以为是在做梦了。
  “三十年了,为何不回雪英堡?纵然有错,难道我会不念兄弟之情?”方渐离几乎是怒吼而出,他生气的不是方明不回家,气的是方明竟然和妖魔走在了一起。
  方明脸色更为狰狞,沉声道:“有错?我有什么错?我的聪明才智不下于你,老东西临死前为何不把堡主之位交给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