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章 出世!刀还是剑? 下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青州州府是座大城,是整个青州最繁华的地方,这里有最大的最豪华的酒楼,有最令公子大侠流连忘返的青楼歌妓,也有号称最公道的赌坊,相传哪怕你是久居世外的活神仙,不来州府城里走一遭,都不算你能超脱了红尘。
  外地客商如果是初次来这州府城,向城里人打探这城里什么最多呀?城里人但凡是在街上走过的,他不会说花满楼的漂亮姐儿最多,也不会说护城河中一尺多长的“大金条”最多,他只会拉着这客商的衣袖,指着墙角告诉他,这地方啊,这种玩意儿最多,招惹不得,得罪不起,见了就躲的远远的就好。
  你道是什么玩意儿?流着哈喇子,歪着细脖子,瞪着眼珠子,披着破褂子,光着脚丫子,拿着木棍子,逢人装孙子,同行当老子。
  这种玩意儿叫乞丐,身着绫罗绸缎的大老爷们最是讨厌这号玩意儿,见了就骂晦气,不小心被那鸡爪子似的手给碰一下衣角,那真是恨不得跳进护城河里洗得干干净净才行,若不是怕脏了自己的鞋子,定要见一个踹一个,就搞不明白这么大这繁华的城里怎么会有这些臭虫来败坏兴致?
  可再不明白又如何,这种“臭虫”还不是遍地都有。有的纯粹是好吃懒做,在这么大这么繁华的城里总不会饿死不是?要是运气好,拢上一票人,不大不小能当个老大,照样吃香喝辣;有的从小被抛弃,或是死了爹妈,活着已是不易,还想体体面面的又怎么可能呢?还有一种,就更可怜了,他们身体残缺,缺胳膊少腿儿,但是他们要起饭来却总能比别人多上一嘴,通常人们见这么惨的人总会忍不住发发慈悲,哎呦,这真是少见的菩萨心肠呦!
  可为何有这么多的残疾人呢?张小鹿如果还没被人割掉舌头,那他一定会告诉眼前的老瞎子那群人是怎么拐来孩子,好看的卖给青楼做妓子小相公,难看的直接打断腿脚上街上乞讨去。他不难看,相反要是好好梳洗打扮一番,还是个颇为俊秀的孩子,尤其那双黑漆般的眸子透着股灵气。就是太瘦,浑身都没几两肉,可他很知足了,哪怕当小相公能吃得饱穿得暖,他也不想去,于是开口大骂了那老大几句,果不其然被隔了舌头,扔到了街上乞讨,总能给老大挣点儿银子不是?
  这老瞎子就是那时候遇见的,张小鹿还记得对方蹲下来,拉起他的手,说,孩子,跟我走。他也不知怎的就愿意相信老瞎子,抓住了老瞎子伸出的手,逃离了乞丐老大的视线。
  张小鹿乖巧的将刚从满香楼酒桌上顺回来的鸡腿塞到老瞎子手中,晃晃老瞎子的袖口,示意老瞎子快吃。
  老瞎子将鸡腿举到鼻子下闻了闻,真是香气扑鼻啊!
  “闻着就香,吃起来肯定更香。可惜老瞎子我刚刚吃了满满一屉包子,肚子里撑得厉害呀。”说着将鸡腿往张小鹿方向递过来。
  张小鹿看着鸡腿咽了口口水,但还是用手将鸡腿挡下。
  “怎么,不信?刚有人找我算命,我算得好,他就给我买了两屉包子,我嫌两屉太多,咱们救灾解难不能贪小便宜不是?好说歹说,总归就留了一屉。我又怕你今儿不回来,所以就自己吃了,这你可别生气啊?”老瞎子胡子一动一动的,若不是眼睛看不见,此时定然是瞪着眼的。
  老瞎子会算卦,这张小鹿是知道的,毕竟每次都是老瞎子带着他跑才能躲得开那些乞丐老大搜寻他的帮凶们,他才不要再回去给那乞丐老大挣钱呢。
  张小鹿终于接过鸡腿,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口,灵动的眼睛笑成了弯月亮。
  老瞎子闭着的双眼望向东方,似是自言自语:“不对呀!怎么弄了个半成品?不过那双短剑倒是挺好看的,嗯,一黑一白,般配……”
  “嗯?……”张小鹿细细地啃着鸡腿,好像听见老瞎子在说些什么,于是发出他为数不多能发出的声音询问道。
  老瞎子猛回过头,问张小鹿:“老瞎子我算命的本事你服不服?”
  “嗯嗯!”一阵赞同,能不服吗?每次要是不吭声来质疑老瞎子的本事都会被竹棍敲脑袋的。
  “那老瞎子说你不久会替人去死,葬身火海,你怨吗?”
  声音仿佛来自九幽般,老瞎子的眼睛似乎透过眼皮在凝视着他的双眼,看得他直打寒颤。
  良久,张小鹿扯了扯老瞎子的衣角。
  “好孩子啊,下辈子给你找个好人家!”满是茧子的手掌摸上张小鹿的头发。
  张小鹿小口小口啃着鸡腿,满眼的受用,只是眼泪顺着腮边流了出来,而老瞎子看不见。
  ……
  贾含倒是觉得虽然没能得到宝物里的神兵,但是洛不易能将那“铁棍”所化的神兵给他们也算是有了一番弥补,就是不知道那“铁棍”化成的神兵如何。
  “你们的仇,我来报,你们的山庄,我来建。”
  一道怪异的声音响起,打断了贾含的思路,谁呀这是,这么大口气,不怕把牛皮吹破么?只是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他怎么丝毫没察觉到?
  花韵乐了,扭着腰迎上去:“呦,我道是谁呢,这不是亲家大驾光临么?又是哪阵风偷偷摸摸地把您老给吹过来了,没在半路上磕着碰着吧?来,我瞧瞧看受伤没?”说着手向来人伸去。
  亲家?什么鬼?花韵姐姐难道还有亲戚是这位黑衣人的女婿媳妇?洛不易不解。
  来人一身黑袍,头戴斗笠,斗笠上罩着黑纱,看不清脸,伸手“啪”的打开花韵伸过去的手,径直向华凝走去。
  不过那“啪”声太大,直打的商裳等七人心底一颤,乖乖,你打的可是地级大高手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哪怕你们是亲家关系,那闹不好也会出人命的啊!地级高手不要面子的吗?
  答案是,真不要。花韵老板娘只是甩了甩手,揉了揉,将红润的小嘴儿嘟了起来:“一点儿都不懂怜香惜玉!”
  夭寿了真是!莫不成这位黑衣人其实是天级高手来着?
  洛不易对他新认的姐姐花韵的修为有几分猜测,眼见来人并不在乎花韵姐姐,甚至花韵姐姐还不敢阻拦,当下挡在华凝身前,对方为何冲着华凝而来?难道是要抢夺那双神兵?
  “前辈!”洛不易抱拳行礼,想让黑衣人停下来。
  “让开!”语气颇为不善。
  对方的语气更是让洛不易确认了他确实是想抢华凝的短剑。
  “前辈可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神兵虽然刚出世,可已认华凝为主。前辈却是晚来一步!”洛不易不卑不亢。
  黑衣人嘴角戏谑,隔着面纱洛不易自是看不到。
  “那我非要不可呢?”看你小子怎么办。
  神兵都已认主了还要强行索要,来者不善。洛不易眉头皱了起来,右手手指轻轻一勾,“铁棍”,不,黑色长刀就打着跟头落入他手中。
  洛不易将这把自出世还未仔细打量的黑刀横在胸前,左手抵住刀背,摆出据敌的姿势,道:“前辈若要强求,那不如把这把带走。”
  带走?怎么带走?先把原主人杀了便是。
  “哦?有些意思,不过我全都想要,你当如何?”黑衣人似乎不肯妥协。
  “那在下就只好得罪了!”心一横,大不了这条命不要了,总不能让华凝受到伤害。
  全力运转功法,这大概是他十五年来最认真的一次了。
  “打算拼命?凭什么?凭你这区区不入品级的修为?我承认你的功法是有些特殊,配合你手中的神兵兴许也能跟玄级高手过过招,但这些远远不够!真正的高手岂会被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吓倒。”
  是的,洛不易修为还未入品级。他进城后还从未全力运功过,再加上有“铁棍”的帮助,一般高手自是瞧不出他的深浅。可如今面对的黑衣人显然不惧疑似地级修为的花韵姐姐,修为起码也是地级了,他的虚实当然被探的一清二楚。
  “玩儿够了吧?”花韵懒洋洋的说。
  黑衣人没回答,显然是默认了。
  洛不易还是没搞清楚什么状况,怎么回事?什么叫玩儿够了?在玩儿什么?玩儿我?
  “姐姐!”是华凝的声音,焦急的很,从刚开始她就被定在原地不能动,想说话却连嘴都张不开,幸好这时能动了。
  姐姐?这时候叫花韵姐姐做什么?再说之前不是喊花姐的吗?
  正疑惑间,就见华凝跑了过来,伸开双臂挡在他身前。
  “华凝,往后站,危险!”洛不易拉过华凝的胳膊,把她往后扯。
  “把你的手放开!”黑衣人语气严厉无比。
  “姐姐呀…”华凝声音却带着丝撒娇。
  嗯?怎么还叫…突然注意到华凝是冲着黑衣人叫的,想起来华凝确实说过自己有个姐姐,那姐姐还有权利改晴雨城的名字,难道…
  洛不易僵硬的扭过头,咧着嘴笑:“姐…”
  洛不易已经成半傻了,可商裳与贾含夫妇二人却没傻,手忙脚乱的上前参拜:“中州藏剑山庄商裳(贾含)参见青州州主大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