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九章 出世!刀还是剑? 上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咚,咚,咚……”
  “别敲了行不?”
  “咚,咚,咚……”
  “说你呢!你敲一上午了都,吵死个人了!”
  “咚,咚,咚……呼噜噜……”
  “哎呦瞧我这暴脾气!”一中年胖道士从蒲团上站起来,举起老拳就向身旁一和尚脸上糊去。
  想不到的是这和尚虽然年级大了些,瘦了些,可反应倒是挺快,道士的拳头即将糊到他脸上时,头往后轻轻一偏就躲了过去。
  “阿弥陀佛,《小有经》有言: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养生之都契也。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多欲则损志,多事则形疲,多语则气争,多笑则伤脏,多愁则心慑,多乐则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惛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憔煎无欢,此十二多不除,丧生之本也。”和尚闭着眼道。
  道士一瞪眼:“你念我们道家典籍作甚?显摆自己懂得多?”
  “善哉,善哉,贫僧是觉得老二你应当依此经修行,定能得长生,不然凭你的脾气,不定哪天就要被人打死了事。”和尚倒是毒舌的厉害。
  “诶,诶,你这贼秃敢骂我是王八?!”道士刚坐下,又气愤地站起身来。
  和尚皱眉:“贫僧不是骂你,贫僧是想说你应该多行此‘十二少’,对你伤势恢复有帮助。”
  道士见没找到茬,悻悻然盘腿坐下,嘀咕道:“我又不是块石头,如何行得那‘十二少’来?‘十二多’我倒是熟稔的很。”
  “哎……”和尚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咚,咚,咚……”
  “怎么又来了,很吵的好不好?”道士皱着一张胖脸,这和尚一不说话就敲敲敲,烦死个人。
  “阿弥陀佛,老二你心不静。”老和尚一脸淡然,不急不缓。
  “这不是心静不静,是你不让我心静。”真想咬这和尚一口。
  一只眼睁开,瞥了抓狂的道士一眼,道:“你也可以敲啊!”
  的确,道士也是可以敲木鱼的,甚至有说法是木鱼最早用于道教法事,而现如今与佛教通用。
  但明显这胖道士不是能静下心敲木鱼的主儿。
  “哎我就!真他……”到底是没脱口而出,真是有伤风度。
  “你真要互相伤害是吧?等道爷我拿出来家伙什你就完蛋了我告诉你,道爷瘦一些的时候会的法器乐器多了去了,不知道有多少仙子女侠想结识我呢。”胖脸扬起老高,说着就要再站起来。
  门外天色突然一暗,又一亮。
  和尚当先起身走出庙门,道士紧随其后。
  “这难道是?”道士满眼欣喜,向和尚求证。
  和尚缓缓点头,道:“的确是它的气息,不过似乎还有一道弱一些的不知是什么。”
  道士笑了,双手揣在袖子里,说:“说起来咱们有些不厚道,从收小不易为徒,除了传他修行功法,再没有送他一件礼物,唯一的‘铁棍’还是本来就属于他的。”
  “阿弥陀佛,老二你休得胡言乱语,咱们把碎片收集起来助其重新塑形蕴育也是花了大心血的。”和尚这话说出,眼睛连眨都不眨。
  “你这贼秃当真无耻!”道士真想从背后朝他屁股上狠狠踹一脚。
  和尚摇摇头,道:“非是贫僧吝啬,实在不易只有凭它才能真正走上大道,而它也只属于不易。”
  “那你说它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道士好奇道。
  “阿弥陀佛,它每次重塑均会有损耗,其形制也会相异。这次重塑耗损更多,现在观其尺寸,揣摩其气机,应当是把长刀,或是长剑。”
  “那到底是刀还是剑?”
  “善哉,善哉。”和尚并未回答,因为他也无法确定。
  两人一前一后站在庙门外,透过树林看向晴雨城的方向。
  在那里,一道白光直透云霄,通达天地。
  同一时间,落神峰上天象殿中,一斑驳古镜颤动不已,中年殿主掐指连算,却什么也没算出,暗暗奇怪,自己刚接管天象殿已十来年,从未发生如此怪事。好奇之下,取出老殿主留下的三枚古钱,默念卜诀,只见古钱在空中旋转翻腾,其中一枚落到地面又弹起,射向他的眼睛,而他情急之下急忙躲避,却仍被古钱射中眉心,当即只觉脑中轰鸣,一股热血喷腔而出,不由大骇。急忙召来殿外值守,下令五州天象馆收集近年来奇人异事,整理成册,报给天象殿。
  而此时的晴雨城,刚下了没多大会儿的雨说停就停了。而在学堂上空,白光贯彻天地,将刚聚集不久的乌云排开,乌云被捅开的破洞中,阳光倾洒而下,与那道白光混在一起,煞是好看。
  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人注意到,而谭刚等四人更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
  “大哥,你说这是什么情况?”周虎有点看不明白,虽然商裳与贾含坐在倒塌的学堂墙边,福林楼的老板娘也站在院子中央,但看起来均无大碍,倒是那道白光竟是从地下冒出的一般,却看不清白光里有何物。
  “看来是有宝物出世。”谭刚到底是入了品级的高手,颇有一番见识。
  身后一道声音传来:“不错,看情景定是宝物出世,这宝物既然在晴雨城出世,那么本官自要一探究竟。”
  谭刚听出了来人是谁,但有些不喜这番言论,这宝物说不定有主了,你却来此耍官威,算不得一方父母官,只是不得不顾忌州府的颜面,转身行礼,道:“原来是城主大人驾到。”
  城主傅天明挺着肚子,踱着方步,从街口慢悠悠走来,他修为比谭刚略低,是以晚了一步。到这儿一看,原来是有宝物出世,心下甚喜,若这宝物无主,他定要想办法得到,如果献给州主大人,说不定州主大人一高兴就将晴雨城名字给改回靠山城了,什么晴雨晴雨的,他实在不喜这个名字。
  只是那白光看起来一时半会儿还散不去,真令人心急。
  “不如我们走近些?”也不等众人同意,傅天明抬脚向院内走去。
  谭刚等人面面相觑,只得跟上。
  “今日不便待客,诸位还请离去。”那福林楼老板娘不知何时堵在了门口。
  “哦?这不是福林楼的花老板娘吗?本官怎么不知道你将酒楼开到这里了?”傅天明笑眯眯的说道。
  花韵眯了眯眼,道:“若进院中,后果自负。”
  倒是谭刚等人觉得此时的老板娘与早上时简直判若两人,忙开口道:“老板娘,我等并无恶意,只是出于职责进来查探一番,并未与傅大人一路。”他们修行中人受雇于州府,为的是斩妖除魔,刚才行礼是出于礼节,现在又哪里会太顾忌这城主脸面。
  “随便你们。”花韵白眼一翻,走回院中。
  傅天明见花韵让开大门,嘿嘿笑着就走进院内。
  谭刚四人与傅天明前后脚进院。
  “本官进来了,后果如…”傅天明刚要讥笑花韵,突觉似有什么从四面八方挤压而来,“嘭”地一声直直跪在了地上,可口中发不出一丝声音。
  谭刚见状,刚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张开的嘴也无法活动,眼珠一转看向身边的兰英等人,他们也一副惊骇欲绝的神态。
  花韵瞟了一眼,拿手帕的手轻轻一挥。
  “呼…”一阵强风吹过。
  谭刚再感觉自己能动弹时发现他们连同城主傅天明已到了院门之外。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她……
  而此时的城主大人瘫坐在地上,一身城主官袍早已尽是灰尘,头上的黑纱发冠都被吹落在地,一脸呆滞,嘴角沾满了泥土,喃喃道:“地…地级高手?!”
  果然!谭刚咽下口水,抱拳行礼,脑袋压的很低:“多谢前辈手下留情!”修为毕竟在那里摆着呢,叫声前辈不吃亏,可这位地级前辈大人看起来也太年轻了,莫不是传说中的驻颜有术?
  谭刚的三位队友虽然不入品级,可见自家大哥如此,连忙照做,乖乖,地级高手呢!
  院中花韵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
  谭刚等人松了口气,知道花韵没在意他们,只要他们不踏进这院子。
  而傅天明大人此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了,头不要命的磕,“砰砰”地让人忍不住担心他脑袋会不会再给震坏了。
  要说能稍微理解城主大人怕花韵问罪的心理的人,也就只有商裳与贾含了,只不过二人此时更担心的是这位隐藏修为多年的老板娘会不会抢了他们的宝物,夺了他们的神兵。
  而此时的地级高手大人,我们的花韵老板娘,眼角流露出一丝喜色。
  白色光柱中两道莹白飞舞盘旋,而那悬在半空中的身影不正是华凝!
  华凝于白光中缓缓落下,青丝飞扬,闭着眼睛的华凝虽然身着男装,却难掩风华绝代,而两道莹白穿梭在华凝左右,似是亲昵,最终停在华凝胸前,滴溜溜直转。
  华凝睁眼,映入眼帘的是悬在自己胸前的两把几乎一模一样的兵器,说是匕首却比寻常匕首要长一些,应该是短剑吧?虽然比寻常短剑要短了些,可整体一尺又半,握柄雪白,刻有鳞状纹路,柄首如冰凤尾翎,吞口形如雪莲盛开,秋水般的剑身从中延伸而出,剑尖仿佛星芒投射,虽无剑脊,却锋利异常,森然寒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