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章 姐姐大人 一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华凝心底有个秘密,那就是她前不久在宫门外碰到了个算命的老瞎子,好奇之下向其求问自己的姻缘,老瞎子拿手一指,说她的红鸾星动,应在东方龙起之地。于是欣喜的她也没向天象官求证,就骗过家人说要外出历练,选了这青州东极边陲之地,心想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找到自己的“红鸾星”。哪知刚到这地方,饭还没吃上,就已经找到了,心中实在是说不出的满足,痴痴地看着对坐的少年。
  “嗯?”华凝似乎从少年的眉宇之间看到有一莲花状的金色印记一闪而过。
  而老板娘像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变得很高兴,高兴的眼泪从眼中溢出,又轻轻拿袖子擦去,红着眼眶望向少年:“好弟弟,告诉姐姐,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华凝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现在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意思?还能有好几个名字不成?
  “洛不易。”少年却没注意,赶了三天路,可把他饿坏了,下意识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洛不易?谁取得破名字…叫洛霸道多好!”老板娘小声嘀咕。
  “我叫花韵,以后叫我花姐。”花韵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向洛不易的脸,又在半途硬生生停住了,也因此发现华凝正冲着自己气鼓鼓的瞪着眼。
  花韵翻眼一笑,这丫头还吃自己的干醋呢,真有意思,恶魔之手转而伸向华凝。
  “我这漂亮的小弟媳妇儿啊,真讨人喜欢!”华凝被花韵一声弟媳妇儿给惹得俏脸通红,竟也没躲开花韵揉弄自己脑袋的手。
  花韵没等华凝恼怒,揉了一把就把手撤了回来。转身对化为石像之一的林二蛋说:“二蛋呀,姐姐我认了个弟弟,亲的;这个小美人儿呢,是我弟媳妇儿,也是亲的。把我从老家带来晴雨城的十八酿拿来,我得庆贺庆贺!”
  “老板娘你来真的?”林二蛋以为自家老板娘又抽风呢。
  “你个大鸭蛋蛋的,老娘好好跟你说话听不懂是吧?快滚过去给老娘拿来!”
  “哦,哦!”林二蛋终于确定老板娘是动真格的了,颠儿颠儿的跑下楼去。
  再不喝酒压压惊(喜),老娘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要与他相认了。
  洛不易是被两位师父捡到的,据两位师父说他们那天心有所感,觉得有个徒弟应该是他们命中注定的,于是神游五大州,才在这十万大山的一个深坑中找到了他,裹着襁褓,脖子上挂着个古朴月牙玉佩,满地的金属碎屑。
  他姓洛,是因为玉佩上用古时秦文阴刻了一个“洛”字,于是两位师父觉得应当用此姓。而两位师父中,大师父是个上了年纪的瘦和尚,说什么和尚首要戒色,所以这孩子就叫洛色吧;二师父也是个出家人,不过却是个胖乎乎的中年道士,他不同意叫洛色,说道法自然,应当顺应天道,所以叫洛大道就挺好。二人争执良久,感叹取名不易,突地灵光一闪,就有了洛不易这个名字。
  洛不易这时有些感谢两位师父了,不然面对着华凝与花韵,他实在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是洛色或者洛大道。
  至于花韵自作主张的认他做弟弟,他并不反感,冥冥中觉得这仿佛是他这十五年头一次离开山林到晴雨城的原因。
  而华凝,则是他的意外之喜。
  洛不易忍不住又看向华凝,却遇上华凝同时投来的目光,两人脸一红,又各自低下头去。
  自己今天真是不堪,平日里的修行见鬼去了?
  洛不易只觉得满心沉醉,心念止不住的澎湃再澎湃,脑中不时有热流涌动,幸好他运功控制住了,不然又要流鼻血了。
  怪不得大师父总对自己说要戒色,要戒色的,这家伙看一眼都能让他不知不觉中受伤流血,再多看两眼,岂不是要死于非命?
  洛不易却不想自己久在山林,哪里接触过女儿家,这次遇上华凝,真算得上是自己这块薄薄的冰片被华凝那大太阳一照,彻彻底底的给融化了,哪里还算得上是半个出家人?
  花韵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个小男女,只觉得说不尽的满足。
  有些事情一经确认,就不用在乎他的经过了,比如那碗炸酱面。
  而有些事情,不管你在不在乎,总是存在的。
  花韵觉得自己得帮这弟弟一把。
  念及于此,花韵从怀中取出一支白玉簪,整个簪体被巧匠雕成凤翔之形,古朴中不失华贵,葱指轻轻拭过,怀念之情一闪而逝。
  “我见二位情投意合,郎才女貌,乃天底下少有的好姻缘。姐姐这里有支玉簪,乃是姐姐祖上传下来的,据说若是有情人的指尖血滴在这玉簪之上,会引发异象,两位敢不敢一试?”花韵捻着玉簪在二人面前晃来晃去。
  华凝闻言十分心动,就连石像缨儿也恢复了人形,凑过头来。
  看来女儿家都逃不过对姻缘的好奇,花韵嘴角挂起狡黠。
  “来,伸出手。”
  华凝略带紧张的将食指伸出。只见花韵右手拂过华凝手指,华凝手指上就出现了一滴血珠,将玉簪靠近,血珠竟自己飘了起来,轻轻点在了凤喙上,瞬间溶进玉簪,消失不见,而玉簪闪过一抹朱红。
  华凝与缨儿对视一眼,目光略显凝重。如果这花韵老板娘不是在变戏法,那么刚才这一手显然已经不是一般武者或者普通玄门之人该有的能耐了。
  “好弟弟,该你了。”老板娘花韵面对着洛不易总是风情万种。
  “这…我自己来吧!”洛不易从花韵手中接过玉簪,入手后心底登时确定了些事情,这姐姐应该是跟自己有些关系的,因这玉簪与他伴身的玉佩是同一种古玉。
  至于为何不相认?是她在顾忌什么吗?刚好我也有许多疑问想要调查清楚。
  这样想着,洛不易左手轻起莲花印,血珠渗过皮肤缓缓升向玉簪凤喙的位置。
  “唳!”一声鸣叫自玉簪发出,然后玉簪化为星尘升起,于半空幻化出一只凤形光影,绕着洛不易与华凝的头顶盘旋不已。
  “哇!”华凝与缨儿的赞叹声同时响起,虽然她们俩出自青州最顶层的那个家族,可却从没见过如此神异的景象。
  “恭喜不易弟弟与姑娘,这凤鸣天舞乃是我家代代相传的情缘异象中最顶级的一种,两位果然是天作之合!”花韵站起身向着洛不易与华凝行了个万礼,眼中的笑意中带着戏谑。
  洛不易与华凝红着脸,都不好意思再看对方了。
  “我与这不易弟弟一见如故,又见他对小姑娘你情有独钟,我这当姐姐的就自作主张,将这发簪赠予姑娘你,还望姑娘你收下,方不负我们姐弟情谊。”花韵说着将手一挥,光影凤凰重新化作玉簪回到花韵手中,又被花韵递向华凝。
  “这…”华凝虽然是小女儿心性,可到底是家族背景深厚,知晓这一支发簪的珍贵,这五州之地虽然没有王朝国度,以州府震慑监管天下,但凤凰作为传说中的神瑞之兽,其形制仍然不是一般家族有资格使用的;更知晓自己若是接下就相当于承认自己与洛不易两情相悦。
  思之再三,华凝终究还是接过了发簪。她在赌,赌这仅仅一面之缘的洛不易值得她如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