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745、轻松晋级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第二轮比赛的“揭幕战”,可谓是开始得聚众瞩目,结束得戛然突兀。
  
  龚兵连攻三招,然后换苏乙一套传统组合“迎门三不过”。
  
  这迎门三不过本是八极拳里刚猛无比的杀招,却偏偏被苏乙使成了虚招,结果骗得龚兵重心转移,轻而易举被苏乙一拉、一推,给搞下台去了。
  
  龚兵下台愣了良久才意识到自己竟这么快就输了比赛。
  
  他苦笑连连,却也输得心服口服,对台上笑吟吟抱拳的苏乙回了一礼道:“耿大侠,我输了。”
  
  “耿良辰,胜!”裁判大声宣布。
  
  现场顿时爆发出热烈喝彩声。
  
  即使是“同行”们,也都为苏乙这一场的表现而喝彩鼓掌。
  
  苏乙这一场没有用任何综合格斗的技巧,而是完全以传统武术的方式对敌。
  
  只是这传统武术,依然被他玩儿出花儿来了!
  
  一招刚猛的迎门三不过,愣是被他转换思路,完成了诱敌深入的虚招。
  
  别的不说,只说这举重若轻的打法,就不是一般人能使出来的。这一招,苏乙表现出了极为高超的技艺和非常扎实的武学基础,让很多不服气他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津门大侠果然并非浪得虚名。
  
  不过也有很多人一边鼓掌,却另怀心思。
  
  “该死,根本看不出他受伤没有,这个龚兵真没用!”有人诅骂。
  
  “要不要动手……”有人在犹豫。
  
  苏乙微笑拱手致意,气度俨然,让观众们更是为之心倾。
  
  等他下了台,一线天立刻指挥手下们围住苏乙,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松懈。
  
  “耿爷,走还是留?”一线天问道。
  
  “走!”苏乙道。
  
  第二轮比赛每天只打一场,苏乙待下去除了看别人打,没有任何意义。
  
  于是,苏乙被手下们簇拥着,从后门撤离了。
  
  来得快,去得快,带走一场轻而易举的胜利。
  
  “耿良辰,真是当代奇人啊……”有人发出这样的感慨。
  
  另一边,宫宝森等宗师也都目睹了刚才那一战。
  
  苏乙那招迎门三不过使出来后,宗师们也都是眼睛一亮。
  
  招是死的,但人是活的。这话谁都会说,但真放在实际中,却不是谁都可以推陈出新,让人耳目一新的。
  
  “同臣老哥,你是八极拳大家,这迎门三不过,你见过这么使的吗?”杨成普问道。
  
  李书文摇头:“你还别说,这孩子这么一使,让我对八极拳有了更多的想法。刚与柔的界限,其实不一定要泾渭分明。”
  
  宗师们纷纷点头赞同。
  
  能打出一场让宗师们都深受启发、若有所得的比赛,也就只有苏乙了。
  
  “耿良辰怎么会八极拳?”马良突然问道。
  
  他狐疑地看向李书文:“李大杆子,我怎么看着这招有你的味道?”
  
  李书文教苏乙学拳的事情,只有他和宫宝森知道,其余人都不清楚。
  
  按说此事并无不可对人言,但李书文也算是比赛组织者,比赛期间突然给选手教拳,传出去难免惹出非议事端来,所以宫宝森干脆让双方都先保密,不要声张。
  
  此事李书文和苏乙都觉得有礼,都没有对外宣扬。
  
  “同臣兄桃李满天下,十个练八极的,至少有七个都和同臣兄有关,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宫宝森淡淡接过话道,“至于耿良辰为什么会八极拳,马师傅应该去问他本人。”
  
  “哼,宫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暗中搞小动作!”马良冷哼一声道,“这耿良辰明明是一号,应该最后才打,却偏偏被第一个抽出来,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寸的事儿?”
  
  “马良,你什么意思?”张策忍不住喝问道。
  
  “我什么意思?”马良冷笑,“我的意思很明显,既然号称要办一场公平的比赛,那某些人最好以身作则,别暗中给某些参赛者乱开方便之门。”
  
  “你是想说,耿良辰第一个被抽中,是我搞的鬼?”宫宝森皱眉道。
  
  “我没这么说,我希望不是。”马良道,“不过耿良辰抽个好对付的对手,又这么快就能回去休息,他运气还真是好啊,对不对啊各位?”
  
  “你少说两句吧,就你事儿多!”马应涂不满道,“有证据就拿证据说事儿,没证据就闭嘴,一天叽叽歪歪张口就来,这么大年纪的人了嘴上没个把门的……”
  
  “马应涂,你特么跟谁说话呢?”马良气得嘴都歪了。
  
  宗师们急忙劝解,闹哄哄一阵,不欢而散了。
  
  另一边,苏乙回到家后,一线天立刻招来方菲给他检查伤口。
  
  纱布去掉后,紧张盯着苏乙伤口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伤口没崩开。”刘海清笑道,“罗玉,你拿来的药怎么用?什么时候用?令师有没有交代?”
  
  罗玉一下飞机就被接到这里来了,这一趟武当山来回,他也算是披星戴月,风尘仆仆了。
  
  “药丸内服,药膏外敷,早晚各一次。”罗玉道,“师父说了,此乃虎狼之药,一定要慎用,最多用三天,就必须停下。而且,此药药效也最多只管七日,过了七日,一定要卧床静养七日,万不可随意乱动,方可恢复。”
  
  “听到了?”刘海清对苏乙道:“比赛结束后,要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七天,哪儿也不能去,”
  
  苏乙对罗玉道:“罗兄弟,多谢了。”
  
  罗玉笑嘻嘻道:“耿爷,我这算是纳了投名状吧?”
  
  “这是恩,不是投名状。”苏乙笑道,“我这儿不玩儿投名状那一套。”
  
  “耿爷,那就快让方小姐给你上药吧。”一线天道。
  
  “你们这药来历不明,最好还是让亨得利医生给检查检查再用,不然我可不敢给你们用药。”方菲道。
  
  “别为难她了。”苏乙笑道,“药我收起来了,我自己来就行。”
  
  苏乙回来得早,赛事却仍如火如荼进行着。
  
  一共六十八场比赛,两个擂台同时比赛,也打了三个多小时才结束。
  
  这一轮轮空的幸运儿是一个名叫尼斯托罗夫斯基的白俄人,但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十分不满地表示他不需要这样的幸运,他应该去战斗……
  
  这一轮中,太田德三郎是靠真本事晋级的,因为对手都是在现场临时抽取的,他不能再买通对手,也不能威胁对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